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论中国经济中那头说真话的猪

论中国经济中那头说真话的猪


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的是鹦鹉与猪一起坐飞机,空姐问怎么称呼它们。猪老老实实回答:叫我猪。狐狸回答:叫我爷。空姐很不

高兴,拂袖而去。飞机起飞后,鹦鹉按了呼唤铃,牛皮哄哄地对空姐说:给爷来杯水!猪觉得很酷,也跟着说:给爷来杯水!空

姐大怒,把鹦鹉和猪一起扔出了机舱。

 

鹦鹉大笑着对猪说:傻了吧?爷会飞!

 

这故事说明了三个基本事实:

 

1、 猪说真话;

 

2、 一般来说,猪不会飞;

 

3、 得有点真功夫,再让别人叫你爷;


 


 

但最近一个令普罗大众头疼的信息,在颠覆以上事实,尤其是颠覆了猪不会飞这一条:在中国经济探底,几乎所有行业都在过

冬,所有商品价格都在跳水的背景下,唯有猪价在疯涨!

 


 

从去年上半年起,猪肉价格就涨了起来,一直到今年春节过后,本以为消费旺季过去了,但3月份猪肉继续猛涨。最新公布的猪

肉价比去年同期涨了三成左右,其中瘦肉型生猪出栏价格更是达到19.79元/公斤,突破2011年6月的历史最高点,而去年同期瘦

肉型生猪出栏的价格还不到10元/公斤,同比上涨幅度超过60%。

 

其他仔猪、生猪,也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上涨(见下图):


 


 

截止4月1日,仔猪价格已经远远超过历史最高点,生猪和猪肉的价格也已逼近历史极值。

 

谁说猪不会飞?

 

再对比一下王小二过年的中国经济增速(GDP),以及各行各业的苦逼日子(一路下行的PPI)(见下图),你觉得,这头猪与

中国经济,谁更真实?

 

 

同样都是人,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多数人都会把猪肉飞涨,看做是一个行业轮回的正常现象:也就是所谓的农产品蛛网理论。

 

蛛网理论是一种动态均衡分析。古典经济学理论认为,如果供给量和价格的均衡被打破,经过竞争,均衡状态会自动恢复。但事

实上,对某些生产周期较长的商品,由于生产者总是根据上一期的价格来决定下一期的产量,这样,上一期的价格同时也就是生

产者对下一期的预期价格。而事实上,在每一期,生产者只能按照本期的市场价格来出售由预期价格(即上一期价格)所决定的

产量,这种实际价格和预期的价格不吻合,会造成产量和价格的不匹配与波动,这种情况下,均衡一旦被打破,系统会在很长时

间内象蛛网一样越来越发散,而不是自动恢复均衡。

 

这理论解释起来很拗口,我用普通话给你翻译一下它想说什么:农民很笨,他总是根据上一年的猪价来决定今年是杀掉母猪,还

是让母猪生仔。这就是一年前猪价低迷、养殖户纷纷杀猪过冬,而现如今猪肉价格飞涨的经济理论支撑。

 

首先明确一下生猪养殖的过程:购买后备母猪,经过养殖成为能繁母猪产下仔猪,仔猪养大后成为生猪,然后出栏经过屠宰加工

成为猪肉。其中,后备母猪成为能繁母猪需要约7个半月,能繁母猪产下仔猪到养大上市大约需要5个月。




这种产业链特点,加之中国生猪养殖业集中度不高、行业内存在大量个体养殖户的现实,使得猪肉终端的供需关系变化反应到生

产上有明显的滞后性,所以猪价会呈现出典型的“蛛网周期”,也即市场所谓的“猪周期”。上一波猪周期的顶点出现在2011

年中,见顶以后经历了四年的下跌过程。

 

供大于求导致猪价持续下跌,而成本端的粮价又逐渐走高,挤压了生猪养殖的利润空间,养殖户从2013年开始出现普遍性亏

损。通常使用猪肉价格与玉米价格之比——“猪粮比”来反映生猪养殖业的盈利空间,猪粮比5.5-5.8是行业的盈亏平衡点。

2011年的高峰以来,猪粮比已经数次低于6.0,最近一次从2014年1月持续到2015年6月,时间之长前所未有:

 

 

全行业的深度亏损对供给造成重创。在亏损的开始阶段是生猪的存栏量下降,随着亏损长期未见好转,养殖户开始杀能繁母猪。

眼下生猪和能繁母猪的存栏量都创下多年以来的最低值,远远低于上一个猪周期的低点(2010年):


 

生猪存栏量的下降,直接代表了猪肉供给的下降。另一方面,需求端来看,2014年8月起餐饮消费增速回归常态,止住了下滑趋势。供求关系的逆

转,使猪肉价格从2015年3月开始上涨。而短期供给弹性的不足,则令价格上涨非常迅猛。后来能繁母猪的存栏量仍在缓慢下降,尽管下半年由于季

节性因素猪价短暂下降,但今年以来再次一飞冲天。

 

猪同志用自己几年的经历告诉我们:真正的供给侧改革,肯定不是靠行政这个有形之手的,而一定是靠价格这个无形之手。靠ZF来决定淘汰谁,淘汰哪些产能,以及什么时间去做淘汰,这就是个笑话——这是这头猪说的第一个实话。

 

但是,如果眼里只是看到了蛛网理论和猪周期,就太辜负这头猪了。事实上,农民没那么笨,生产者总是根据上一期的价格来决定下一期的产量这种

假设其实就是经济学家躲在书房杜撰的一种东西:每个生产者都会从自己的经验中,逐步修正自己的预期价格,使预期价格接近实际价格,从而使实

际产量接近市场的实际需求量。

 

换句话说,猪飞起来,还在诉说另外一个实话:货币太多、太多了,以致于猪也能飞起来。

 

价格在任何时空条件下,都只是一种货币现象。

 

不妨来看看我国过去20年来天量发行的货币。1995年末,中国M2余额仅6.08万亿,20年后的2015年末,M2余额已高达天文数字的139.23万亿(见

下图)。

 


 

发行货币,是为了支撑经济增长,我们不妨在看看M2/GDP的比例变化。2014年M2增长12.2%,GDP增长7.3%;2015年M2增长13.3%,GDP增长


6.9%;2016年1-2月M2增长13.3%,预计1季度GDP增长6.5%左右;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51万亿元,1季度预计4.3万亿元左右。

 

 

中国的M2/GDP比值已超过200%,而美国则不到100%,说明货币总量相对于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过于庞大。

 

货币的本质只是一个交换媒介,而不是财富本身。如果靠印钞票,就能解决致富问题,我们何须养猪?何须研发机器人?

 

如此巨量的货币发行,不可能不在价格体系中反应出来。当然,由于全球经济萧条、大宗商品大跌的配合,以及中国经济处在快速下行周期,货币阻


滞与窖藏导致的流动性陷阱,让CPI丝毫未反映出货币超发的真实后果,但总有一些细分领域会“春江水暖鸭先知”,露出经济的真实底裤,诉说着


真实的经济状况。

 

比如,猪肉价格。

 

就是那头笨笨的、憨憨的猪,道出了中国经济的真实现状。


 

货币大规模超发的恶果是不可能永远被掩盖的,饮鸩,未必能止渴。

 

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发现,货币就是那件皇帝的新衣,那个小男孩是对的,皇帝真的没穿衣服。

 

总有一天,漫灌的大水会涌上地面,让我们经历一个比经济通缩更头疼、更混乱的世界。

 

讽刺的是,到了那一天,股市中也必然会涌入大量资金,那时,股民梦寐以求的大行情,说不定真的来了。

 


分享至:

© KINGSTONE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3132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332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