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中国新一代家族理财室崛起

中国新一代家族理财室崛起

英国《金融时报》 桑晓霓 报道

2016033106:03 AM


上月,香港的经纪商和私人银行开始接触当地客户,看他们有多少兴趣参与硅谷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的私募融资活动。

这家人工智能(AI)集团正在寻求250亿美元的目标估值。

不久前,中国互联网企业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Qihoo 360 Technology)宣布将从美国退市,以93亿美元的高额估值进行私有

化。同样,中国电商集团京东(JD.com)旗下的京东金融发现,其融资10亿美元所用时间远远低于国内那些蓝筹投资者所预计的时间。

离岸市场和公开市场都感到担心,一位参与了上述两起中国企业交易的投资者表示,

但我们发现,融资完成得毫不吃力。这一地区仍有大量资本。

看起来,尽管看空中国者有各种担心,但目前中国仍存在大量的可用资金——其中来自新一代家族理财室的比例越来越高。由马

(Jack Ma)、腾讯(Tencent)创始人和其他科技界亿万富翁所拥有的这些家族理财室,已成为一个重要的资本来源,

是风险资本家、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本公司早期融资的必到之处。

中国家族资金的金融实力之所以具有突出重要性,还因为许多主权财富基金发挥的作用正在减弱。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期间,

主权财富基金是主要的纾困资金来源。如今,主权财富基金所能调动的资金比以往少得多——油价暴跌冲击了产油国,而外汇收

入的减少削弱了其他国家(包括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

此外,在美国的科技投资者因潜在泡沫引发担心而变得更谨慎之际,中国的大量新资金却在私募市场上变得尤为积极。家族理财

室的热情不但帮助支撑了奇虎和京东金融的估值,也支撑了其他互联网集团的估值。这些资金对整个中国经济也很重要。当传统

行业产能过剩导致许多工人丢掉工作或薪水降低之际,在科技和电商领域创造并支撑新增就业,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些中国科技界富豪拥有的家族理财室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是,他们控制着数百亿美元的资金,并且往往比那些希望帮助他

们把日益增加的财富投出去的基金管理公司更复杂。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就像一个多世纪之前的美国强盗贵族”(robber 

baron),一方面积极地以垄断手法追求金钱上的成功,另一方面又希望从事慈善事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毫无疑问,家族理财室一直是亚洲商业格局中的组成部分,尤其是在海外华人家族网络当中。但在过去,他们的大部分财富是在

房地产和航运领域赚到的。家族理财室的资金所来自的家族,有恒基兆业地产(Henderson Land)的李氏家族、创立九龙仓

(Wharf)的包氏家族、以及从制造业起家然后进入房地产业的南丰(Nan Fung)创始人家族,等等。老一代家族理财室的业务包罗

万象,从帮助客户融资到在客户子女遭绑架与索要赎金的绑匪谈判,再到挑选赛马。它们也在购买游艇方面提供咨询意见,并帮

助客户把财富藏到避税地去,直到后来监管机构让这种操作的实现难度大大增加。

在新一代家族理财室当中,资产管理规模最为可观的是香港的Blue Pool Capital——马云将部分财富投了进去,马云的合伙人蔡

崇信(Joe Tsai)也将其近70亿美元身家的一大部分投了进去。马云还使用了其他工具,包括他旗下的云峰基金(Yunfeng Capital)

以及在香港一处写字楼占据整整一层的一家新的家族理财室。

对于部分科技亿万富翁而言,把哪些业务放进了家族理财室,又把哪些业务放入了旗下公众公司,并非总是一目了然的。两者之

间的利益冲突可能会非常激烈,因为家族理财室经常是公众公司的延伸,而非旨在实现核心业务以外的多元化拓展。


美国科技企业估值降低的局面是否将最终传导至太平洋这一端的亚洲,目前也是个未知数。但是,事实很可能会证明,亚洲新出

现的巨额财富拥有者,愿意为代表新经济的公司支付比硅谷同行的出价更高的价格。这将表明他们对于亚洲有更大增长潜力的信

心。



分享至:

© KINGSTONE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3132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332 号